清朝在逃文物

社死

4.

大约五分钟前,陈圳跟着男孩进入了树林。

借着微弱的光,男孩找得很仔细,陈圳屏住呼吸,悄悄跟在他后面。

这片树林面积比较大,正逢夏季,枝叶茂密,外面的光很难透进来,显得黑而压抑。

树林的入口处一无所获,要想找到鞋子,还要往深处去。男孩似乎有些害怕,在黑暗中,他踌躇了片刻,最终还是下定决心,走了进去。

陈圳也往里走了几步,忽然觉得古怪。

他与男孩之间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此时竟听见了另一个脚步声——沉重、笨拙的,成年人的脚步。

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猛地抬眼看去,只见一个麻袋已经对着男孩套了下去,高大的男人紧紧抱住麻袋。在悬殊的力量对比下,里面男孩的挣扎变得越来越小。

陈圳面色微变,立刻回头,向自己来的方向望去——在枝桠的缝隙中,他看到了缓缓上升的破碎的粉色。

是气球,他想。

陈圳终于回忆起来那个怪异又难以察觉的细节是什么了,问题就出在这个男孩的身上。

先前,陆希在向他讲述第一次遇见这对兄妹的经历时,也提到了一个小插曲,就是来找他们的奶奶。陆希把两个孩子和奶奶之间的对话复述完后,陈圳立刻注意到了一点——自始至终,奶奶说话的时候用的人称都是“你”,而不是“你们”。

起初他以为这只是陆希的口误,便没有放在心上。现在想来,孩子的奶奶一直都在对女孩说话,而对男孩没有任何反应。

就好像……她看不见这个男孩一样。

被忽视的男孩、少了一个人的全家福……

电光火石之间,一切都清晰起来。

陈圳拿出手机,毫不犹豫道:“不要让气球飞走!这就是法则!”

 

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,陆希有了动作。

他像一只爆发力惊人的猎豹,借着树干起跳,闪电般折了出去——在半空中,他的眼睛亮的惊人,闪动着别样的光。

气球上升的速度很快,他的行动更快。

时空陷入凝滞,周围的一切似乎都成了慢镜头,陆希看见了树下迷茫的女孩,和摇摇晃晃的气球线。

在某个临界点,他的指尖触碰到了那一截线,然后猛地攥住。

那一霎,陆希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,却又很快褪去,快得像是自己的错觉。

他稳稳落地,对电话那头道:“我拿到气球了。你怎么确定这是极点?”

“那个男孩……”陈圳喘了一口气,“如果没有猜错,在现实之中,他应该被人贩子拐走了。”

陆希愣了一下。

陈圳继续道:“他一个人跑进了树林里给妹妹捡鞋子,被人贩子盯上了。那张全家福上,少的那个人就是哥哥。”

“等等,既然这样,为什么妹妹没被拐走?”陆希问。

对面沉默了一会儿,隐约能听见微微的呼吸声。

“还记得这是什么年代吗?”陈圳的语气很沉,“这个时期,在很多地方,都有重男轻女的思想。”

陆希猛地反应了过来。

与深受买家喜爱的男童相比,女童带给人贩子的油水确实要少很多。

“哥哥被拐走以后,妹妹一直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。她在这件事的阴影中长大,这一晚成了她的梦魇,也把她困在了梦里。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平淡地分析着,有一种跟力学课老师一样的魔力,陆希觉得自己的思路在渐渐变清晰,“即便如此,在妹妹的潜意识里,哥哥一直在她身边。就像气球一样,她必须要紧紧抓住。那是她的希望,一旦松手,上升的气球就会和哥哥一样消失不见。”

所以,不要让气球飞走……不要让希望飞走。

陆希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。他看着树下惊慌失措的女孩,缓缓蹲了下来,将手里的气球还给了它的主人。

“拿好了,小妹妹,”他尽量将声音放缓,“别让它再飞走了。”

女孩接过了气球。那根纤细的气球线,仿佛是哥哥的手,紧紧地与女孩牵在一起。

陆希干完这件事,才发现电话那头已经半天没有声音了。他有些不确定地喊了一声:“陈圳?你还在吗?”

“我在。”对方很快回答,“我就是有点吃惊,你之前看着不靠谱,这时候还挺会安慰小女孩。”

陆希立刻得意起来:“这叫做亲和力。我猜像你这种天天鼻孔看人的家伙,一定很难被小女孩喜欢。”

“……”陈圳在那头好整以暇地反击道,“我忘了告诉你,这个被你叫做小妹妹的梦主,实际上比你还要大十岁。”

陆希的笑容一僵。

他气急败坏地冲电话喊道:“废话少说,你跑哪去了,怎么还不回来?”

“我在善后一些事情。”拽哥好像在拖动什么重物,声音有些不稳,“找到极点后时间会静止,现在这个梦境已经由你掌控了。”

陆希:“哇哦……”

他兴奋地看了看周围,一回头,对上了女孩疑惑的眼神。

“……不是时间静止了吗?”陆希压低声音,“怎么这个小女孩还能动?”

“梦主有自我意识,而噬梦者是梦境的外来者,”陈圳在那边不知道干了什么,有些微微的喘气,“只有这些人不受干扰。那女孩能动是因为她是这场梦境的梦主。”

陆希注意到他的不对劲:“你在干什么?听起来像是跑了个几千米。”

对方深吸一口气:“我跟人贩子打了一架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,抓紧时间,”陈圳似乎真的很累,“把梦主叫醒,带她一起出去。”

“等下,我还有个问题,”陆希清了清嗓子,“我现在是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?”

……

片刻后,天空中冒出来一个月亮。

陈圳从树林里走出来,迎面撞上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。他捂着鼻子,沉默地向后退了几步,努力抬头看去。

好样的,二十米的高达。

身后传来一声巨响,他回头一看,哦,狰狞的小怪兽。

陈圳夹在中间,面无表情。

他拿起手机,语音通话还在继续,神色平静地问道:“玩够了没?”

“马上马上,”陆希的声音在高达内部响了起来,“我提前把梦主叫醒送出去了,没有耽搁你的任务,不要着急嘛。男人一辈子怎么能不开一次高达?”

“梦主一走,这里马上就要崩溃了。”陈圳木着脸,“你想死没关系,别拉上我一起。”

陆希不说话了。过了一会儿,陈圳看见高达对面的小怪兽变成了自己。

陈圳:“……”

他与巨型拽哥大眼瞪小眼。

耳边传来陆希的小声嘀咕:“踏马的,看见这张脸就来气,忍不了了,揍一顿先。”

下一秒,巨大的高达手持武器,向巨型拽哥的脸招呼了过去。

那一刻,陈圳面无表情地捂着脸,心里只有两个念头——

“脸好疼。”

“这个人不能留了。”

月光洒满了树林,在枝叶上镀了一层银辉。茂密的草地里,一个铝制盒子正静静躺着。它的盖子已经被打开了,里面的糖果撒落一地。

在糖果的下面,压着一个相框。

陈圳走了过去,慢慢捡起了相框,擦干净了上面的泥土。相框里嵌着一张全家福照片,上面是一对中年夫妇,他们脸上挂着强挤出来的笑容,眼神中却是掩藏不住的敷衍。

在这对夫妇的中间,站着一个女孩。与父母不同,她笑得极为开心,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上,被铅笔画上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粉色气球。

陈圳盯着看了一会儿,又把相框翻到了背面。

在照片的背面,有人写上了一句话,笔迹稚嫩,像是小孩子的手笔——

“没有我的日子,也要开心一点。”

 

他的目光落在这句话上,若有所思。

 

————第一重梦境 结束————

 

 

『第一重梦境』

『代号:希望』

『法则:

1.区分梦境与现实的唯一标准即其逻辑性

2.时间是不可修复Bug,可以加速梦境坍塌

3.不要让气球飞走』

『极点:气球』

『状态:已结束』

『登记人:陈圳』

评论(2)

热度(3)
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