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在逃文物

社死

CIRCLE

拉一波票~康康孩子在大学生短篇征文大赛里的《地球重置》叭!求支持嗷!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13:30。”

“请您想办法逃离学生第五宿舍。切记,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要离开宿舍。”

“准备时间为1天。若一天后仍未成功逃离,将彻底抹除您的生命体存在。”

“倒计时开始。”

我猛地惊醒,在床上坐了起来。

整个704静悄悄的,舍友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对铺那个圆脸女孩陈杉的笔记本显示屏还亮着,打开的页面显示404NOT FOUND。

我抓了抓头发,又迷迷糊糊地躺了下去,闭眼前条件反射地看了眼表。

13:32。

等等?!我睡过头了!

顾不及多想,我胡乱套上衣服,急匆匆地从床上爬了下来。脚沾地的那一秒,我听见宿舍门吱呀一声轻响,是舍友高琪琪回来了。

她看上去是刚洗完头,长长的黑发湿哒哒地贴在衣服上,看到我后惊讶地一挑眉:“你醒了?”

我边弯腰穿鞋边回她:“我去,我睡过头了,要赶不上马哲课了……”

她擦头发的动作一滞,目光落到我穿好的鞋上:“你现在要去哪?”

“去上课啊,”我一把拎起包,“还能去哪?”

高琪琪不说话了。但当我的手碰到门把的一刹那,屋里忽然凭空多出了一道视线。

那是一种直勾勾的盯视,正毫不掩饰地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,仿佛下一秒就能化为实质的利刃。我吓得一个激灵,脊梁骨窜上一股寒意,立刻扭头去看。

一切如常。高琪琪仍在背对着我擦她的头发,窗外一丝风都没有,天空像凝固的胶。

我松了口气,推开门,走到楼梯口。

正要迈出一步,后背突然一阵大力袭来,我没有防备被猛地推下了楼梯,头部狠狠撞上了墙壁。

意识消失的前一秒,我看见了高琪琪的鞋子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16:00。倒计时21小时30分钟。”

我又一次在床上醒来。

后脑勺的疼痛仍在,我心有余悸地扫了一眼宿舍,发现陈杉的笔记本还是亮着光,高琪琪的头发已经干了,正坐在椅子上化妆。

梦?

我犹豫了半天,还是不敢轻易动弹,准备先装睡,翻了个身,没想到床板嘎吱一声,惊动了正在化妆的高琪琪。

她手里还拿着化妆刷,扭头来看我,神情如常,冲我笑了笑:“木木,你醒了?”

她无论是神色还是动作都太过自然,我下意识放松了警惕,揉了揉眼睛:“嗯……现在几点了?”

“16:02,”她又把头转了回去,继续画眼影,“我晚上和隔壁的小姐妹约了一起看电影,就不和你一起吃晚饭啦。”

过了这么久?这时候马哲课都结束了,我光荣缺勤的现状已成定局。

“哦,好,”出于某种心理,我还是敏感地避开了马哲课这个话题,“杉杉和小徐呢?”

“出去听讲座了,可能挺晚回来。”高琪琪道,“我本来还以为就算她们回来你也不会醒呢。”

“我有那么能睡吗?”我几乎已经默认梦里高琪琪的行为只是我幻想出来的,正准备把这个奇怪的梦境当成玩笑告诉她,“对了,说到这个,我还做了一个梦,梦见你……”

未说完的话突然卡了壳。一瞬间我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,声音卡在了喉咙里,随声带一起颤抖,使这突如其来的沉默显得格外诡异。

高琪琪还在追问:“嗯?梦见我什么?”

“……没什么,”我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,把颤抖的手埋进被子里,极力挤出一个笑来,“我梦见你说要承包一年咱们704的伙食。”

这句话效果不错,高琪琪“噗嗤”一声笑了:“你就知道吃吃吃,想改善伙食就直说,明天就请你们出去搓一顿!”

气氛似乎欢乐而融洽。

我附和着她敷衍地笑了几声,伪装成镇定的样子。

真的很逼真。

如果不是她的鞋子上,沾上了我的血的话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17:30。倒计时20小时。”

我用一个半小时理清了自己的思路。

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在做梦,我需要在剩下的20小时内逃离学生第五宿舍,否则会被“彻底抹除生命体存在”,迎接死亡。

但是出于某种原因,一旦我暴露出想要逃离宿舍的念头,这座楼里的人便会手段强硬地阻止我,甚至直接杀死我。但是,我“被杀死”后,会再次在初始点——床上,以醒来的方式复活。然而复活的过程要耗费时间,而且不知为何,除了我以外的人都会被重置记忆,好像我的死亡从未发生过。

更重要的是,我在这个“世界”留下的影响不会重置,就像高琪琪脚上的那双鞋,仍然残留着我上一次死亡时的血。


我悄悄看了眼高琪琪,她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。在她离开而陈杉和徐一楠还没有回来的那段时间,就是我实施逃离计划的最佳时机。

随着门的关闭,我几乎立刻爬下床,在宿舍里仔仔细细翻找了一圈。

没有任何问题,所有东西都是我熟悉的样子,唯一不对劲的地方是屋里没有信号,手机根本打不通电话,电脑网页也是清一色的404。

我想了想,准备去宿舍楼门前转一转。

楼道里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影,往日熟悉得令人生烦的脚步声、吵闹声、厕所冲水声……全部消失殆尽,我仿佛一脚迈进真空。

人呢?

我路过一个开着门的宿舍,小心翼翼地往里面瞥了一眼。

空无一人。

房间里灯还亮着,椅子维持着被拉开的姿态,甚至杯子里的水还在冒着热气——单单没有人。

我额头沁出冷汗,又连续看了好几个开着门的房间,都是一样的状况,好像所有人都一瞬间消失了,偌大的宿舍楼里只剩下我一个人。

我满心惊恐地走到宿舍楼大厅。

舍管阿姨也没了人影,这座楼仿佛是死物。我站在空荡的大厅里,目光旋转一周,落在了宿舍楼门上。

感受到一种莫名的蛊惑,我轻轻地向门口走过去。

只要出了这扇门……

就在我的手搭在门把上的一瞬,空气突然凝住。在我看不到的暗处,成百上千道视线落在我身上,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的手。

冷汗瞬间打湿我的衣服,我猛地撤回手,那些视线随之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好像那一瞬间,楼活过来了。

我失魂落魄地回到704,看了眼表——19:57。

时间不多了。

搜寻未果,我颓唐地坐在椅子上,抬头时却正看见陈杉亮着的电脑屏幕。

过了这么久,她的电脑屏幕竟然一直亮着。

我好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般冲了过去。

陈杉的电脑还是显示404,没有网络信号。我刷新了好几次,依然没有作用。关掉网页,我在她的电脑桌面上搜寻着有效信息,无意间发现一个奇怪的图标。

那是一只简笔画的眼睛。

我双击点开,电脑加载了一会儿,弹出来一个聊天框。

看到这种需要联网的设备,我基本已经死心了,没想到原本空空如也的聊天界面竟然弹出一条消息来:“你好。”

我下意识看了下右下角状态栏,还是断网状态。

“别担心,我们之间的交流不需要网络。”

我愣了一下,心底一阵寒意,敲了几个字回去:“你是谁?”

回答言简意赅:“我是这台电脑的CPU,负责连接你现在所处的虚幻世界和真实世界。”

接下来的话让我彻底定在原地:“我知道你想逃出去。”

我半天才反应过来,赶紧打字回道:“你能帮我?”

“可以,”CPU说,“我知道出去的办法。”

“你应该注意到了,现在这个宿舍楼里除了你没有一个人。”

“她们去哪了?”我问。

过了一会儿,CPU的消息才发过来。

“她们就在这里,在墙里。”

我打字的动作僵住。我想起了在宿舍楼门前那些不知来源的视线。

涨至临界点的恐惧几乎令我窒息,我下意识地想要离墙远一些,不慎带倒了椅子,摔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。

一瞬间我仿佛看见那面惨白的墙皮里面有东西在蠕动,凸显出一个隐隐约约的人的轮廓。

“放心,不到点她们是不会出来的,只有你实施‘逃离宿舍’的这个想法时才会刺激到她们,使她们瞬间出现并阻止你的行动。”CPU继续说,“除此外,每天有两次交互的时间,在这两个时间点,她们要从墙里出来会耗费一些时间,行动会受到限制。只有在这期间你才能成功逃出去。”

我打字道:“是哪两个时间点?”

“每天的13:30和21:30。”

我一愣:“可是明天的13:30就是倒计时的最后期限。”

“所以你必须找到最合适的那一个时间点,既不会刺激到她们,又能保证自己可以逃出去。”

“切记,只有一个人能逃离。”

一个人?

我呆了半秒,猛地一个激灵,颤着手敲了几个字:“还有谁?”

消息发过去的同时,我忽然看见墙皮又动了动,里面的人在挣扎着要出来。

21:30。

我头皮发麻,颤着手清空了聊天记录,把陈杉的电脑恢复到初始界面后,立刻爬上了床,戴上耳机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

走廊上的人声渐渐多了起来,熟悉的嬉笑声和开关门声重新响起,好像学生们只是上完了晚课刚刚回来。

我听见脚步声离704越来越近,然后宿舍门被打开。

我在704度过了相安无事的一晚,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,感觉一切好像只是做了一场梦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7:00。倒计时6小时30分钟。”

脑中这个声音把我彻底叫醒,我套好衣服,蹑手蹑脚地爬下床,看见三个舍友还在蒙头睡觉。

我溜进盥洗室时,那边已经有几个人了,流水声与洗漱声交织成片,我近乎贪婪地享受着这片刻的熟悉与安心。

忽然有人拍我肩膀:“木木,你怎么起这么早?”

我吓了一跳,扭头看见高琪琪的笑容。不知为何,她的笑容让我心底发麻,下意识回道:“啊,我这不是有早八吗……”

热闹的盥洗室一静。

所有人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我身上。

高琪琪轻轻问:“你要去上课吗?”

“不……呃,”我挤出一个笑来,尽量表现得自然,“我记错了……”

然而补救无效。下一秒水漫过头顶,涌入鼻腔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13:15。倒计时15分钟。”

我记不清是第几次醒来。倒计时像悬在脖子上的一把刀,先在精神上把人摧残至死,再对肉体补上最后一刀。

这一次复活的过程长得超出了我的想象,在水中的窒息感还没有完全消失,我只觉得有点头脑发晕,才意识到每次死亡也会对自己产生影响。

时间不多了。

我扫了眼宿舍,陈杉和徐一楠在赶ddl,高琪琪正在看一本法语书。

手机突然响起提示音,我扫了一眼,是我的日程提醒,上面写着:10月27日,最好的琪琪子的生日~排面!

有一秒钟我觉得这个日期十分眼熟,但又实在想不起来眼熟在哪里。

我悄悄看了眼柜子,给高琪琪的礼物还在原来那个角落里藏着,是她放在购物车好久却一直没舍得买的一条手链。

我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,想要把这个礼物送出去,来弥补这个“世界”的某个空缺。


“倒计时10分钟。”

我置若罔闻,将包装精致的盒子从柜子里拿了出来。

“倒计时9分钟。”

高琪琪放下法语书,诧异地把礼物接了过来。

“倒计时8分钟。”

她拆开了礼物,看到手链时,没有像我预料之中惊喜地笑起来,而是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。

她将礼物收好,轻声道:“谢谢。”

不对,哪里不对劲。

我皱起眉,恍惚中忽然听见有人在唱生日快乐歌,听见陈杉和徐一楠的笑声,听见我们对谁说了一句“生日快乐”,还听见了高琪琪语气激动的一声“我爱永远的704!”……

然后是一场红色的大火。

“现在是北京时间13:25。倒计时5分钟。”

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宿舍,在走廊里徘徊,等待最佳的时机。

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从我身边不断走过,有些行色匆匆,有些嬉笑玩闹,看起来与活生生的人一模一样。

但她们都无法离开这里,她们逃离不了这小小的一个宿舍楼。

分钟缓缓转动,闯入最后一分钟。

宿舍楼在一刹间安静下来,原本正常的人们仿佛变成了被操纵的木偶,缓慢地、步伐僵硬地挪动到墙边。

她们在入墙。

我抓住机会,用最快速度向大厅狂奔而去。

七层楼的距离实在太长,楼梯蜿蜒好像没有尽头,我听见秒针一点点转动,手心沁出冷汗,一颗心渐渐下沉。

“倒计时10秒。”

人们已经有一半身体没入墙中,却忽然受到什么刺激,察觉到了我的意图,向墙内前进的脚步滞住。

“倒计时8秒。”

她们的脑袋慢慢转向我的方向,无数道视线齐刷刷地落在我身上。

“倒计时3秒。”

我终于到达大厅,却看见有几个人已经从墙里退了出来,几双手猛地向我抓来。

“倒计时2秒。”

我抓住了大门的门把,心中刚一喜,却有一只手按上我肩头,将我死死向后拖去。

“倒计时1秒。”

我肩头忽然一轻,摆脱束缚的瞬间,有另一个人用力一推我,我没有犹豫,借力将门狠狠向外一撞,随后整个人都跌了出去。

……

“倒计时结束。”

“恭喜您成功逃脱。”


视线再次消失的前一瞬,我看见了那个把我推出来的人。

是一个熟悉的身影,手腕上戴着一条漂亮的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手链。


“数据载入……”

“7041号乔木逃离成功,7042号高琪琪逃离失败。”

“倒计时程序结束。”

“7041号乔木,欢迎回家。”

我再次睁开了眼。

这次不再是704那漏水的天花板,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我闻到了一股医院专有的消毒水的味道,艰难地动了动手指。

耳边有人激动地喊:“医生!她醒了!医生……”

还没说完,又有人哑着嗓子哭喊:“397床生命体征消失!医生!快来啊……”

一时间,各种声音乱作一团,我被吵得没办法,想动又动不了,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裹成了一个蚕蛹。

我吃力地侧了侧脑袋,看见了自己的病历——10月27日,重度烧伤。

于是暂时遗失的记忆顺理成章地在脑中复苏。


“乔木已经度过了24小时危险期,”医生面色平静地对家人絮絮叨叨,“接下来还要留院观察几个月。这次情况确实凶险,乔木能卡在这24小时的最后一秒醒过来实在不容易。”

母亲仍然流着眼泪:“幸好她扛过来了,可怜琪琪,她们俩一个宿舍的,关系那么好……”

“这次学生宿舍火灾太严重,伤者送过来时只有她们两个还有一线希望,可惜最后只有乔木挺了过来……”


一年后的10月27日。

我打开电脑,找到桌面上那个奇怪的图标。

那是一只沟通了真实与虚幻的简笔画的眼睛。

聊天框弹了出来,我打过去两个字:“你好,琪琪。生日快乐。”

过了一会儿,那边也发过来一条消息。

“你好,手链收到了,很漂亮。”

评论(20)

热度(431)

  1. 共3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